冯仑:他的自私令人肃然起敬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1-07 来源:本站 点击:

  在市场经济下,企业家对私权、公权,自我、他我之间的关系,应该有一个更深刻的界定和拿捏,只有处理好这些关系,我们才能在中国的市场竞争中,扮演好自己的企业家的角色。

  这几天纽约的天气真好,有风吹过的空气非常清爽、透明,甚至可以看到远处一缕缕的霞光。在这样的一个好天气下,我又一次登上了新的「世贸中心1号楼」,也就是原来自由塔最高的一层、未来「中国中心」的所在地。

  我在89楼边走边看的时候,除了熟悉的自由女神帝国大厦以外,突然进入眼帘的还有脚下鹤立鸡群的一栋高楼。我问同事:「这就是新建的那个四季公寓吗?」同事说:「对,这栋就是Larry Silverstein做的四季公寓。」

  当这个名字突然跳出来的时候,我一下子觉得好感慨,Larry Silverstein是我工作中的对手,也是我的伙伴,他居然在离「中国中心」不远的地方又建起一栋这么漂亮的公寓。

  由此,我想起好多跟Larry打交道的往事。这当中有一些特别的故事,时时提醒着我,也启发着我,在纽约应该怎样做事,应该如何看待美国人的生意经,怎么样来体会美国人那种理直气壮、赤裸裸、却又充满正义的「自私」。

  大概是2002年年底,美国这边的合作伙伴介绍我跟Larry认识。他告诉我,Larry掌握着重建世贸中心的权利。Larry非常客气地迎接了我们,并且请我以后都到他公司用餐。盘子里的食物很精致,但份量非常少,而且每次都是这样,不让人吃饱。在纽约,「抠门」就是Larry的性格符号,「自私」就是他的品牌印象。

  在不谈生意的时候,Larry非常热情,每次见面都会给我一个热烈的拥抱,而且总不忘问候一声:你的孩子怎么样,夫人怎么样啊?作为一个中国人,每次听到他这样问,我都会觉得这个老大爷很真诚,很好。但一谈到钱,他会立即拉下脸,一分钱都不让,而且态度非常强硬,你能感觉到他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,用一种钢铁般的意志,非常执着地捍卫自己的利益。

  纽约人跟我讲过一个关于Larry的故事,他的自私已经到了只顾自己的荒唐地步,但别人也拿他没办法——「9.11」之后,大家都沉浸在痛苦、悲伤和愤怒的激动情绪之中,Larry似乎一刻都没来得及悲伤,马上提起了一个索赔诉讼,只想把自己的钱拿回来。

  第二个是业主——业主租了这块地,盖起两座双子大厦,每年要交地租,而且合约中规定,即便遇到像「9.11」这样的意外事件,地租也不能停交;

  第三个就是Larry——他从业主手中买断了双子大厦的经营权,同时要承担每年付给港务局的地租。

  在买断经营权之后的半年时间中,Larry一直在调整经营策略,希望提高物业效益。同时,他当然会考虑到风险问题,因为世贸中心曾经两次被恐怖组织袭击过,所以鬼使神差地,Larry居然就在「9.11」之前几个月,买了一份「保险」,一旦遭遇,他将会得到巨额赔偿。

  纽约有这么多大楼,只有他买了这个保险。这个举动爆发出的「寸劲」就在于,「9.11」发生了,保险买对了!因为大楼无法继续经营,又要付地租,所以Larry急着要保险公司赔付。

  这个事件本身不会引起媒体的骚动,也不会让纽约人神经不安,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Larry要求保险公司赔付两倍的价钱,他硬要说双子大厦是两栋楼,这两栋楼倒塌的时间相隔不到半小时,所以要赔加倍的钱。

  于是,Larry被千夫所指,所有媒体、民众都对他大加批评,说这个人自私得简直不像话,别人都这么悲伤,他却只想到自己。面临这样的高压舆论,Larry不为所动,他认为这是自己的权利,他有理由、也必须提出自己的利益主张,毫不退缩。

  庭审最终判决,保险公司还是赔付一倍即可。法院的理由非常充分:第一,双子大厦是同一个地基上的两栋楼,一个项目,只赔一次;第二,政府把这次定义为「9.11」事件,一次事件,只赔一次。

  戏剧性的变化是,判决下来之后,Larry没有提出二次诉讼,也没有去跟媒体和公众解释,马上用这笔钱重建了世贸中心7号楼。其实七号楼在「9.11」中只是被连带着损伤了一部分,并没有完全倒塌,而这栋楼的业主百分之百是他自己家。

  Larry用保险公司的赔款重建了7号楼,并且把7号楼归到自己子女的名下,作为他们的私人物业。但是其他几栋楼需要重建的费用,Larry不肯拿出来,说自己没钱,并且和政府谈判,让政府出钱重建。这又引来了政府和民众的批评。

  结果,政府收回了他继续重建1号楼和2号楼的权利,只能重建3号楼和4号楼;同时,还租了本来属于Larry的4号写字楼一半的面积。对Larry来说,政府不仅要付给他租金,保障了他的利益,同时也减少了他的风险。在「9.11」重建的大背景下,政府没有用政治手段强迫Larry为国家和民族承担什么责任,它没有这个权利,更没有这个习惯。

  有一次我去中国领事馆,看到领事馆对面两栋大楼下,有一群成员,每天像准时上班一样在那儿坐着,弄了一些标语,好像在抗议。当时是冬天,整个气氛很肃杀。

  同事告诉我,中国领事馆对他们的这种行为已经习惯了,而且受到影响最大的,其实是Larry。怎么又跟Larry有关呢?因为那两栋高的住宅楼是属于Larry的,如果这些人总坐在这儿,会影响他的物业管理品质。所以Larry不断地和中国领事馆交涉,通过正当的途径把他们请走。这样一来,Larry既捍卫了自己的利益,又间接帮我们清理了组织。

  这两天,我去纽约大学开会,突然发现,纽约大学的房地产居然也得到了来自Larry的很多公益捐助。其实冯仑:他的自私令人肃然起敬Larry为这个城市的发展也奉献了很多时间和精力。这让我觉得,这样一个千夫所指的、自私的人,其实在做公益的时候,也是毫不吝啬的。

  今天我看到的四季公寓,事实上就包含了Larry在商业中的寸土必争、锱铢必较,还有生意以外的温情和责任感。四季公寓的品质很高,房价比周边房子要贵很多,但事实上,他通过1:5的中国移民资金,融到了中国的钱,投到了这个项目当中。

  因为这种融资过来的资金成本,也就是2%到3%,相对于其他融资来说成本是很低的,而且时间很长。所以这不仅表明Larry精明地洞悉了中国给他提供的商业机会,而且也透露出他和中国的温暖联系。

  有一个亿万财产的企业家,他的儿子被人绑架了,绑匪逼迫儿子给他打电话要赎金。结果这个企业家接到电话以后,居然无动于衷,还对儿子说:「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?你怎么问我要钱?被绑架的又不是我,你自己去解决。」

  作为父亲,他这样的反应是出乎意料的。当时连绑匪也被惊到了,一时不知所措,逼着这个孩子继续打电话,企业家最后妥协说:「如果你现在有困难,你可以向我借钱,但我不会给你钱。」最后,儿子为了脱身,请自己的律师和父亲的律师做了一份文件,向父亲借了一笔钱给绑匪。

  这样的事情,在我们看来很冷血,但是站在这个企业家的立场上来说,其实他的逻辑很简单:被绑架的人,应该自己去解决问题,而不应该来打扰我;如果你解决不了,有困难可以向我寻求帮助,但我没有理由无偿地、无原则地、无限制地替你花钱。这就是他的价值观。

  我是在一个特别漂亮的中式庭院里面听到这个故事的。我也有些诧异,觉得美国人的自私简直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,太可怕了。正当我在感慨的时候,朋友给我讲了这个故事的后半段:这个企业家去世以前,把他所有的财产捐给了一个公益基金会,来支持艺术的发展。我们当时所在的这个院子,就是这个企业家捐赠的一部分。

  他不愿意给自己被绑架的儿子赎金,但对社会公益、艺术文化又如此慷慨,这大概就是美国企业家对于「私利」和「公益」的理解和立场:在私利方面寸土不让,在公益方面又慷慨解囊。这就是我理解的「令人尊敬的自私」。

  Larry在我心目中,就是这样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「自私自利者」。换句话说,他是一个永远不放弃自己的权利,但也不会逃避责任、充满温情的企业家。中国企业家或许不习惯这种自私,甚至会带着鄙夷的目光去看待他,但美国的企业家能把公私的立场分得非常清楚。

  自私其实并不意味着丧尽天良、不讲人情。在自己的利益范围内,理直气壮地捍卫私权,并没有什么错;同时,又能履行自己作为公民的责任,温情地关照社会教育、公益,体现君子风范。

  我站在世贸中心500多米的楼顶时,对Larry的自私肃然起敬,但从楼顶下来之后,我又开始感到游移:美国式的自私,是不是就是我们企业家应该坚持的立场呢?如果把这样的立场带回中国,又会被如何解读呢?

  在市场经济下,企业家对私权、公权,自我、他我之间的关系,应该有一个更深刻的界定和拿捏,只有处理好这些关系,我们才能在中国的市场竞争中,扮演好自己的企业家的角色。

  乐居房产、家居产品用户服务、产品咨询购买、技术支持客服服务热线:新房、二手房: 家居、抢工长:

  
【评论】【加入收藏夹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